徐玉兰

2014年7月23日 16:26 | 打印内容

  徐玉兰艺术档案

  徐玉兰,女,国家一级演员职称,是甘肃最有影响的河南坠子演员。

  徐玉兰1932年11月出生,原籍山东济宁市。幼年随母学唱山东犁花大鼓,后改唱河南坠子,九岁登台演出。先后在济宁市、天津市、合肥市、上海市、南京市、郑州市等地演出,饱尝了颠沛流离的旧艺人生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徐玉兰于1952年参加山东省人民广播电台曲艺队。1957年,徐玉兰来到甘肃,先后任甘肃人民广播电台说唱队、甘肃省民族歌舞团、甘肃省杂技团、甘肃省歌舞团曲艺队、甘肃省曲艺队、甘肃省曲艺团河南坠子演员。曾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甘肃省第二、三、四届委员会委员,后又任中国曲艺家协会理事,甘肃省文化艺术界联合会第一、二届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甘肃分会理事、中国曲艺家协会甘肃省分会筹备组成员、甘肃省曲艺家协会顾问等职,1987年在甘肃省曲艺团退休至今。
徐玉兰在河南坠子表演实践中,吸收了坠子艺术南、北两派的优点,综合了越剧、吕剧、评剧、山东犁花大鼓、山东琴书及地方民歌等众家所长,在语言表达上也突破了河南地方方言土语的限制,注意以自己的特长,把握唱腔节奏和旋律的变化,创造故事环境,表现人物感情,自成风格。

  徐玉兰出身于曲艺世家,父母都是山东犁花大鼓艺人。她在来甘肃工作前便在江苏、河南、天津、河北、上海、山东等地有着广泛的观众基础。徐玉兰演唱的河南坠子嗓音醇厚,音域宽阔,气壮腔圆,在发音、咬字、吐气、喷声等唱腔的表现方面运用自如。她以坠子的旋律为母体,又广泛吸纳了越剧、黄梅戏、京剧、豫剧、民歌等姊妹艺术的音调加以糅合,突破了坠子原节拍的限制,在演出实践中逐渐形成了曲头空拍起板,曲尾归音的行腔特色,创造了独树一帜的“徐派坠子”。

  《林冲发配》是徐玉兰的代表作,分为“别乡亲”、“别岳丈”、“别妻”、三个部分。表演的核心在“别”字上,表演的高潮和重点在“别妻”。徐玉兰演唱该曲目时充分把握人物内心,分别以“悲”、“愤”、“恨”、“叹”四个主要情绪特征。做到悲而不丧,愤而不发、恨而不乱、叹而不颓。这不丧、不发、不乱、不颓等四点,正是徐玉兰正确处理故事中人物在规定情节中的精妙之处。曲目开始两句“闲言碎语不多论,表一表(那)林冲发配去充军。”为曲目概括性的纲要,起提纲挈领的作用。徐玉兰前半句行腔简洁,中规中距,不饰任何雕琢,古朴大方。“闲言”两字以中锋嗓发音,声音浑厚、扎实,起到吸引听众的作用。后半句为全曲目的主旨概要,“表一表”用楼上楼的高难演唱技巧,即这三个字使用三叠腔,一个比一个发音升高。当高音余音下行,未散之际,又巧借余音效果垫加一发音较短的衬字“那”,然后一顿,用洪亮的嗓音唱出“林冲”这个主要名词,用喷口的方法念出“发配”核心名词,“去充军”使用委婉的行腔,“军”字特别采用变化曲折的拖腔。

  在“别乡亲”一段的表演中,主人公的情绪以愧疚为主,徐玉兰在演唱中善于运用情绪对比来强化人物心理。乡邻送别林冲的感情可以从“啊——尊一声林教头慢些走,我们大家备些(个)水酒表寸心。”一句得到全面体现。“啊——尊一声林教头慢些走”前半句的音乐性念白,似唱非唱,用符合生活化的关切语气问候林冲;后半句唱出“慢些走”三字。全句表现形式灵活贴切,饱含了众乡亲对这位失意英雄的敬重和同情。面对相邻的真情厚意,林冲满面羞愧,想到陆谦的丑恶,再面对相邻的真情,发自内心地唱出“素日里我和各位不亲近,反到来近日备酒很热心。”前半句用简短但音量较大嗓音强调“不亲近”,正是主人公的反躬自省;后半句行腔不见气口,语调低缓,节奏中速,“备酒”和“很热心”之间演唱连接巧妙,重点词在“很热心”三字上。正是通过演唱冷、热调剂,行腔上的情绪对比,才能有激起男儿雄心,认清了世道人心,林冲心中一股豪情勃然涌动,发出“仇报仇来恩报恩”的愿望。

  “别岳丈”一节是本曲目中叙述成分较多的部分。林冲与岳丈张教头在这里主要商议解决关于休妻一事,所以整体唱腔相对平稳。由于对话比重较大,徐玉兰在处理跳进跳出上表现得游刃有余,自然贴切,不露痕迹,不给听众造成任何错觉。如用“岳父啊”、“噢”等类似戏曲演唱中叫板的方法,完成人物角色的转化。在演唱中对张教头人物的处理以解劝、无奈、伤心为主。如“林冲你把我当作什么人”的“当作”两字的颤音等行腔,细小之处体现这位长者深爱自己女婿的细腻心理。

  “别妻”是全曲目的高潮段落,也是唱腔情绪宣泄的顶点。这段唱腔处理以柔口为主。林冲与张贞娘就休妻发生的情感冲突,徐玉兰用变嗓这一演唱技巧区分人物,林冲在发音大嗓基础上突出刚音,行腔较为简洁;张贞娘发音适当融入小嗓,行腔委婉细腻,变的灵活自如,而且有力地推进剧情的前进。张贞娘的大量哭腔唱段借鉴了豫剧等地方戏旦角的悲调唱法,如“如若是官人在中途遭不幸”中“途”字的揉腔、“官人啊——”的哭腔叫头等。其中张贞娘昏死苏醒后的一段细节描写表现了徐玉兰唱腔的变化多端。特别是在“贞娘”两字上的揉腔和摆腔技巧,都起到了非常好的感人效果。下面的两个“只哭得”令人鼻酸、心裂不已。这段唱腔徐玉兰在字、腔、气三方面表现出很高的艺术技巧。做到气和字圆,音圆字正。上字音完,下字有不可不出之势。行腔俏丽,圆转如珠,气韵生动。昏倒后的抢救场景更是栩栩如生。

  河南坠子表演中念白较少,但徐玉兰不因其少而不加重视,反因其少而越加重视。巧妙地运用不同的念白来刻画人物是她在该曲目中的突出特征。在韵白处理上,主要在声调处理时以北方发音,特别以中州发音为主,常用高平调念法。尾音自然而有力上挑,使得尾音收煞有力。她根据不同人物的情感,精心安排,组成富有音乐性的语言。念白对比鲜明、强烈。突出抑扬顿挫、长短疾徐的对比,语调高低变化的幅度大,形成了一种音韵波浪,因此极有生气,常常是出语惊人。
徐玉兰的表情丰富,身段优美。如在处理林冲这一人物时,多采取侧面子午像站法,昂首鹤立,身形棱角突出,英气十足;眼神以怒目、忧目、愤目为主,常表现有限的无奈之像。张贞娘的塑造借鉴戏曲正旦的身段,以柔美见长,但仅仅是点到为止,并适当加以拭泪、掩鼻、颤抖等小动作;两个解差最后的亮相吸收了京剧《野猪林》中表演,侧向站立,身体后倾,做出仰望状,右手握半拳,竖起大拇指;面部表情凶恶,嘴角下拉,眼神斜睨。

  徐玉兰的出现,对河南坠子的发展产生了很大影响。受到上流社会和文人的追捧。身在山东的河南坠子演员中,佼佼者当数徐玉兰。她的代表曲目除《林冲发配》外,还有《宝玉哭黛玉》、、《晴雯补裘》、《十女夸夫》、《小黑驴》等,她既能演唱极为抒情的曲目,又能演唱气势恢弘的唱段,显示出她卓越的艺术才能。特别是经过京剧武生泰斗盖叫天亲手指点的《林冲发配》,动作干净,气势恢弘,堪称一绝。1959年徐玉兰在北京怀仁堂演唱此曲目时,声情并茂,收到了周恩来、朱德、陈云等中央领导人的一直夸赞。

  徐玉兰到甘肃后,在继承传统曲目的同时,不断创作新曲目,以其独特的嗓音,流畅的曲调,充满激情地歌唱新社会的新风貌,并发展了“徐派”坠子唱法,令人耳目一新。她先后与他人合作相继创作演唱了《老哥儿俩下棋》、《赶集》、《韩英见娘》、《护苗》、《四十把搞头》等曲目,都产生了极大的社会影响。正是由于她不断创新,成为河南坠子在甘肃的代表人物。

  徐玉兰很注意培养中青年坠子演员,她敢于冲破师门禁忌,将自己的演唱技巧和演唱风格传于后人,如中央广播说唱团的刘慧琴、河南省曲艺团的李小娟、甘肃省曲艺团的刘东颖都曾受教于徐玉兰门下,还有相当一批青年坠子演员正是由于徐玉兰的努力实践和敬业精神。河南坠子在甘肃的影响不断扩大,也使得河南坠子深深地扎根于甘肃这片热土。徐玉兰的成就不仅在甘肃,而且在河南、山东、北京、天津、江苏、湖北、安徽等地拥有相当高的艺术地位。

徐枫2005年6月辑录于兰州酣书斋

上篇:

下篇:

版权所有 中国甘肃伟德betvictor安卓下载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电话:0931-8731527
陇ICP备14001670号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0174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